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宣城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17 21:04:16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宣城白癜风医院,巧用太阳光有益于治疗白癜风,寿光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天津白癜风早期病因,江苏白癜风是否传染,临沂怎么治白癜风,烟台根治白癜风的中医

原标题:安徽一县政协主席在家开赌场 3年开设赌局40余次

到政协主席开设的赌场赌博,在一段时间内,成为安徽省宣城市泾县一些官员的“业余爱好”,一场下来,输赢少则千元,多则上万。

近日,泾县原政协主席杨来富案二审宣判,裁定维持宣州区人民法院以贪污、受贿、开设赌场罪对杨来富作出的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48万元的一审判决。

杨来富家那个昔日看起来既安全又隐蔽的“销金窟”以及往来“常客”也随之现形,官商一桌“掷千金”的细节一一曝光。此案再次敲响警钟。

3年开设赌局约40次

杨来富今年63岁,中专文化,曾担任泾县县委副书记、泾县政协副主席、泾县政协主席等职务。2007年至2010年春节期间,杨来富与妻子汪某(另案处理)多次在泾县泾川镇谢园新村家中开设赌局,提供赌具及茶水等服务,邀集20余人以“推牌九”方式赌博。

在当地官居高位,为何会想到开设赌场?杨来富解释,在搬到谢园新村之初,自己经常与朋友在家打麻将,后来在一次打麻将时,有朋友提出要“推牌九”(一种赌博游戏,骨牌牌九的基本玩法是以骨牌点数大小分胜负),他输了3000多元。过了几天,他们“原班人马”又推了把。在这之后,到他家赌博的人慢慢多起来,总共约20人。前后持续了3年时间,每年10余次,3年约40次。赌博的地点在他家楼下的储藏室里。

据涉赌人员反映,到杨来富家赌博的人不是从政的就是经商的。这一说法也得到法院的证实,到杨来富家赌博的人有机关干部、企业老板,每次少则十几人,逢年过节的时候每次多达二十几人。

其中,现任泾县财政局局长王某是“从政的”代表之一。王某称,赌具由杨来富夫妇提供。每次“推牌九”轮流做庄,下注100元起。庄家满板子时给汪某喜钱,实际上就是抽头。满板子次数多,平均每场抽头三四千元。

在泾县经开区任职的一名官员透露,他听说杨来富家有人聚众“推牌九”,而且还有人从中吃喜。为此,他曾劝过杨来富,但杨来富予以否认。该官员称被自己“撞”到过两次。一次是2009年春节,他去杨来富家拜年,听见后门乱哄哄的,杨来富妻子说有人在后面“推牌九”;还有一次是2010年初,他去杨来富家汇报工作时,看到很多熟人在客厅,正在打电话邀人赌博。

这些涉赌官员直言,之所以选择在杨来富家中赌博,是因为杨来富是县领导,在其家中赌博安全,也想讨好杨来富。

出于同样考虑的,同桌“竞技”的还有私企老板。中国宣纸集团公司董事长佘某称,他去杨来富家“推牌九”共有一二十次,每次去都是圈子里的十来人,杨来富也参加赌博。泾县腾达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黄某只去过五六次,但一次就输了两万元。其中,有一些党员干部通过这些私企老板介绍“入门”,成为杨来富家的“常客”。

涉赌官员间有利益输送

记者了解到,在杨来富家赌博,抽头比例较高。接受宣城市纪委调查的张某、曹某等人在陈述赌博情况时称,庄家满板子时会抽200至500元不等,平均每场抽头3000到5000元不等,输赢从几千到几万不等;听说2009年、2010年的时候他们赌的比较大,一场输赢几十万元。

在该案中,涉赌官员的赌资从何而来不得而知,但记者梳理发现,涉赌官员、企业家与杨来富之间存在利益输送。其中,现任泾县财政局局长王某为感谢杨来富对其工作调动和职务调整提供的帮助、关心,先后13次共送给杨来富现金及购物卡共计23000元。黄某为寻求杨对其公司和个人关照送出过3万元。

2014年底,在宣城市纪委对杨来富违纪事实调查期间,杨来富曾在写给泾县县委主要领导的书面材料中说明,其仅在春节期间与亲属、亲友打过麻将。2016年3月17日,杨来富被市纪委双规,其开设赌场的犯罪线索于同年3月28日移送公安机关查处。

经法院审理认定,杨来富妻子汪某以“吃喜”名义在庄家每次“满板”时,按100元至2000元不等的比例抽头渔利,累计抽头12万余元。

此外,杨来富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干部职务调整、企业经营发展等方面谋取利益,索取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50.8万余元,并为筹集个人钓鱼经费,伙同他人共同骗取地质灾害治理专项资金10万元。

警惕官员参与开设赌场

“该案中官员参赌涉赌,敲响了当地政治生态的警钟。”安徽行政学院教授昂永生认为,从中央到地方都明确要求严肃查处党员干部参赌涉赌行为,但仍有党员干部顶风违纪。这背后可能潜在的问题值得深思,一方面赌博的赌资动辄上万元,这些钱从哪里来?另一方面,赌桌上的输赢是否存在变相利益输送,进行行贿受贿?会不会是企业家看中官员手中的职权,通过赌博输钱,向官员“示好”,又或是官员为了一己之私,向上级领导“进贡”,这些问题都需要有关部门进一步调查清楚。

“即使赌博用的是自己的钱也不行,不仅违纪违法,还严重败坏社会风气,影响政府形象。”昂永生说,赌博是有瘾的,赢了的更想赢,输了的想翻盘,如果被人“围猎”,输得更多。那么,输了钱就会想办法补上,这就可能导致将手伸向不该伸的地方,进行权力寻租或是公款私用,从而走上违法违纪的道路。

安徽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王云飞认为,必须警惕官员参与开设赌场。该案中,杨来富是“独资”开设赌场,但还有的赌场背后有权力人士的身影,以投资、入干股等形式与权力结合,让赌场裹上娱乐场所的外衣走向台前。还有的官员参赌涉赌走向地下,私密性比较强,多是在小圈子里进行或是到境外的赌场赌博。一些职务犯罪案件案发后,会发现这些官员有赌博史,有的是拿着贿赂款去赌博,有的是行贿人员直接送钱去赌博,性质非常恶劣。

王云飞指出,对于官员参赌涉赌行为必须要严肃处理,违反纪律的按照纪律处分,构成刑事犯罪的,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同时,还要加强制度约束,将公权力的行使置于阳光之下,接受社会公众的监督,并加大对参赌涉赌党员干部的举报力度,对于查实的案件给予通报。

昂永生还建议,要以此案作为典型案例,举一反三,加强党员干部的警示教育,同时加强营造风清气正的政商文化和“亲”“清”新型政商关系。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佛坪白癜风医院